父亲初中优秀作文

他,并不爱说话。小时候,我总爱牵他的手。他宽大的手掌有力而温暖,总是牵着我,带我走进一个个新奇而陌生的地方,从厨房到茶馆,从盐罐到仙人掌。那时的我,我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叫着他父亲。我似乎也记不得我叫什么,大约母亲和我讲过,但只记得父亲一直叫我丫头。丫头,走。

他,很少笑。大约,都把笑意留给了孩时的我吧。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他由呵护变成了严苛,在高兴也只是略微牵扯一下嘴角。深邃的眼里总是掺杂着一些我永远也不懂得复杂与深远。乌黑的头发也渐渐被岁月所染白。紧致的皮肤也掉进了岁月的沟壑。那一道道皱纹似乎是一波三折的生活。背也有些弯了。

如今,我与他尴尬的相处。在家里搭不上几句话,更像是两个合租的房客,彼此互不相干。见面也只是对视一眼,然后各忙各的。询问我的时候我也只是还好还好的应付。

成功的速度一定要赶上父母老去的速度。这句话慢慢有些理解了,有些事,错过一时便错过一世。父亲,等等我。我从未说过爱他,似乎是碍于情面吧,总觉得说不出口。他似乎也从未说过爱我,但一言一行早已证明。如今岁月的洪流卷了他的青春、年华和容颜,只剩了一个苍老的背影。而我能做的,便是爱他,以我能达到的成绩来爱他。父亲,等等我。

他在时你并不觉得有多重要,甚至隐约觉得有些烦人。可某天他不在,这才惊觉,有些人早已不只是习惯。

他总爱把我架在他的肩上。坐在他的肩上,看着地,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看着天,依然那么天高云淡。暖光泻下,我一直坚信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但摊开掌心,却又一无所有。阳光在脚边投影下两个一大一小的影子。一个慢慢地走,一个慢慢地追。

他,很容易满足。他很少夸我,每当被邻里夸赞的时候,他虽装作哪里哪里的风平浪静,而心里早已波涛汹涌。我在一旁只是笑笑,望着他眼角的皱纹由浅变深。

我偶尔也会牵一牵他的手。他的手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光滑,依旧宽大,却略微泛黄。手掌上的茧已经很厚了,摸起来很粗糙却依旧温暖。他已背不动我了。但我望着他的背却依旧有安全感,依旧的坚实,温暖。与他肩并肩的走在路上,望着夕阳绽放出最后的余晖,心生悲凉。望着正值中年的父亲逐渐有了变老的.痕迹,有些心疼。

他,并不爱说话。小时候,我总爱牵他的手。他宽大的手掌有力而温暖,总是牵着我,带我走进一个个新奇而陌生的地方,从厨房到茶馆,从盐罐到仙人掌。那时的我,我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叫着他父亲。我似乎也记不得我叫什么,大约母亲和我讲过,但只记得父亲一直叫我丫头。丫头,走。

他,很少笑。大约,都把笑意留给了孩时的我吧。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他由呵护变成了严苛,在高兴也只是略微牵扯一下嘴角。深邃的眼里总是掺杂着一些我永远也不懂得复杂与深远。乌黑的头发也渐渐被岁月所染白。紧致的皮肤也掉进了岁月的沟壑。那一道道皱纹似乎是一波三折的生活。背也有些弯了。

如今,我与他尴尬的相处。在家里搭不上几句话,更像是两个合租的房客,彼此互不相干。见面也只是对视一眼,然后各忙各的。询问我的时候我也只是还好还好的应付。

成功的速度一定要赶上父母老去的速度。这句话慢慢有些理解了,有些事,错过一时便错过一世。父亲,等等我。我从未说过爱他,似乎是碍于情面吧,总觉得说不出口。他似乎也从未说过爱我,但一言一行早已证明。如今岁月的洪流卷了他的青春、年华和容颜,只剩了一个苍老的背影。而我能做的,便是爱他,以我能达到的成绩来爱他。父亲,等等我。

他在时你并不觉得有多重要,甚至隐约觉得有些烦人。可某天他不在,这才惊觉,有些人早已不只是习惯。

他总爱把我架在他的肩上。坐在他的肩上,看着地,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看着天,依然那么天高云淡。暖光泻下,我一直坚信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但摊开掌心,却又一无所有。阳光在脚边投影下两个一大一小的影子。一个慢慢地走,一个慢慢地追。

他,很容易满足。他很少夸我,每当被邻里夸赞的时候,他虽装作哪里哪里的风平浪静,而心里早已波涛汹涌。我在一旁只是笑笑,望着他眼角的皱纹由浅变深。

我偶尔也会牵一牵他的手。他的手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光滑,依旧宽大,却略微泛黄。手掌上的茧已经很厚了,摸起来很粗糙却依旧温暖。他已背不动我了。但我望着他的背却依旧有安全感,依旧的坚实,温暖。与他肩并肩的走在路上,望着夕阳绽放出最后的余晖,心生悲凉。望着正值中年的父亲逐渐有了变老的痕迹,有些心疼。

与父亲在一起,更多的时候,我选择沉默。因为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感觉与父亲之间,用那么一个词来说“无言”。自我出生到现在,对于父亲,我总是感觉淡淡的,我不在乎父亲吗?不是的。只能说,成长中在我和父亲之间设立了一个“屏障”。

父亲不经常回家,因为工作的缘故,渐渐的我也习惯了。没有父亲的日子,我依然拥有阳光。每次父亲回来总是问我一些关于学习的事,我的态度很平静,他问我什么,我就答什么,很机械的。有时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干脆就悻悻的回房间去了。

听妈妈说,小时侯父亲总喜欢陪我玩,但是我都没有什么印象,也是,小时侯的事,又有谁会记得那么清楚?我上初中那年,有个周日,父亲问我,怎么不去学校?我说今天休息。突然间,我感觉和父亲之间有距离了。

从小到大,我闯了不少祸,但每次父亲知道后,不会像别人一样大发雷霆,也不会打骂我,但是父亲永远都是—-无言。这个让我感到有些可怕的词。有时候,我更希望父亲可以大声的责骂我,起码这样比无言要好。我希望父亲可以常常逗我玩,只是父亲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忙。

小时侯,我很害怕父亲,这是我潜意识里的,没有原因。记得有一次,父母吵架,年幼的我害怕的冲进自己的房间,无力的趴在地上哭了起来。那时侯,我感到那么的无助,只是没有人可以帮我。父亲推开门,没有说话,然后,我听到门狠狠甩上的声音。那时侯,我感到父亲是那么的无情。

我从没有想过那样坚强的父亲居然会像小孩一样的哭,这又使我想到了20xx年10月3号,虽然我很不愿意忆起那些日子。3号的晚上,叔叔打电话说,父亲在医院,我很惊讶,当我和妈妈赶到的时候,我看到父亲躺在病床上,依然无言。妈妈让我先回去,后来听妈妈说,父亲哭了,哭的很无力。我开始不相信父亲会哭,后来也相信了,父亲生病了。很重的病

我很迷茫的写这篇文章,对于父亲,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其实有时我很想和父亲好好谈谈,只是内心总是一次次退缩。当我又一次坐在父亲的后车位时,我看到父亲的白发。

再过几天就是父亲节了。你瞧,我正托着下巴,思考着应该送老爸什么东西。从小到大,我一直和妈妈关系最好,也从来没有送过爸爸什么。这次突然心血来潮,想给老爸准备一个节日礼物,竟不知该送什么好!于是,我便想呀想呀,不知不觉,我的思绪竟越飘越远

记得有一次圣诞节,那本是外国人的节日,我自己也没有太注意。可是晚上妈妈下班回家时,却给我带了一份礼物――手表。我拿着这份意料之外的礼物,感到既惊讶又开心,心里一直甜甜的。那时,我一直以为那块手表是妈妈送给我的,没想到妈妈却告诉我,这块手表是爸爸让她买的,而且那时,爸爸还正在外地出差!我低着头看着这块手表,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好难受!

还有一次,我从网上搜到了一个家庭简单制作蛋糕的方法,我非常想做,家里其它材料都有,可就差一个白糖,于是我便请爸爸帮我出去买一下。那时,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我也只是开玩笑地说了一下,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谁知,老爸竟然因为我这一句随口说的话,真的准备出去帮我买!我连忙拦住他,说:“老爸,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要当真啊!”而爸爸却笑笑说:“没关系,超市就在街对面,很近的!”说着,便拿起一把雨伞出门了。没过一会而儿,老爸就回来了,他的手里还拿着那袋本不重要的白糖。晚上,爸爸的嗓子渐渐有些哑了

爸爸,做为我们家的“顶梁柱”,虽然平时一直有些严厉,但他总是在一些细小的地方关心着我,关心着这个家。他对我的爱,虽不如妈妈的那样甜蜜,也不如爷爷奶奶的那样浓厚,却可以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在我的成长中留下了一笔重要的痕迹,也让我的成长多了许多刚劲的色彩。

思绪渐渐飘了回来,虽然我还没有想出什么精美特别的礼物,但是我却想到了一个装满爱的礼物――给爸爸倒一杯水、拿一次拖鞋、捏一次肩,哦,对了,给爸爸掏一次耳朵、拔一次白头发(爸爸最喜欢我给他掏耳朵、拔白头发了),并对他说:“爸爸,节日快乐!”这就是我准备的礼物,你呢?

我与您有说不尽的话,但每次见到您一脸的严肃,只好鼓着腮帮子,忍气吞声,今天就以信的方式跟您交流吧。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乡下人,在农村生活沾上了不好的习气,经常被同学和老师投诉。 三年级时,母亲决定把我接到城市,接受更好的教育,而我却不好好珍惜,迷上了漫画书。

那天中午我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漫画书,正当我看得入迷,被逗得前俯后仰时,你气势汹汹的出现在我面前,大声嚷道:“小孩子尽是看这种无用的书,你想气死我吗?”你气愤地把书给撕了个粉碎,然后又用衣架子招待我。那时,我想对你说,难道在你的童年里,只有学习,没有别的爱好吗?但我没敢说出来,怕惹怒了您,我会更糟糕。

四年级时,我又迷上游戏,您限制我玩的时间是半小时,可是,我就像着魔一样,总是克制不住自己。

那天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村长打天下”的游戏,而您又恰好在洗澡,母亲已经早早睡了,我像一个小偷,轻手轻脚来到电脑桌前,迅速打开浏览器,点击进入,本想玩一盘就睡,可是,总也离不了身,结果被您逮了个正着。气得您跟张飞一样,脸一黑,暴跳如雷,拿起您对付我的武器―衣架。不用说,我的小腿上又是青一块紫一块,还被喋喋不休地数落了一顿。

现在想想,觉得您对我严格要求也是对的,如今很多学生迷上了游戏, 多亏您当时及时上了电脑密码,才让我戒掉网瘾,如果您当初放任我的话,我绝对不会有现在的好成绩。

五年级时,我开始大量阅读书籍,每天放学去图书馆,直到天黑了,马路上的行人稀少了,鸟也归巢了,我才想起了回家。那时,我便有了写小说的想法,但您却以学习为重,打破了我的计划。

现在我小学快毕业了,写小说的梦想又卷土重来。冒险小说、动物小说、励志文学、科学之谜等,都深深的吸引着我。我每天都会安排一小时以上的时间阅读课外书籍,另外再安排一小时构思写作的内容,这回不管怎么样,您也绝对阻止不了我了。

父亲,读了这封信,你又有什么想法呢?这就是我的内心世界,这就是一个有梦想的孩子。请你理解并支持我。

看我接了烟,他大喜过望,慌忙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帮我点上,且咧开大嘴一笑,说:“大哥,您是几天来第一个接俺烟的呢。”

他好像瞧出了我的心思,又是憨憨一笑,说:“俺这烟差,你们城里人瞧不上眼。您是第一个接俺烟的人,俺激动哩。您绝对是一个瞧得起俺们乡下人的好人。您说是不,大哥?”

“是这样的,大哥,”男子搓搓手,不住地点头,“俺就是想,能坐坐您的车不?”

“你要到哪里?”我轻轻皱了皱眉,不是我小气不让他搭车,而是他那一身的油漆和泥土,实在是让我心生芥蒂。

“不不不,”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俺哪儿也不去,就在上面坐一会儿就行。今儿不坐,就明天坐一回就行,还是今儿这个时间。”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说:“行!”我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问他我心中的疑惑,他就一连向我说了几句谢谢便离开了。临走前,还特意向我车前的车牌望了一眼。

翌日,他骑着自行车准时到了学校门口。看我在,他一脸兴奋,轻轻坐上了副驾驶座位,和我聊了起来。

还没聊五分钟,放学的孩子们便冲出了校门。他透过玻璃,紧张地看着人流。过了一阵,他飞快地推开车门,站在车旁大喊着。不一会儿,一个小男孩跑到了他的面前,他让小男孩叫了我一声“叔叔好”,然后还介绍说我是他在城里刚认识的朋友。他递了根香烟给我,便将孩子放在自行车上匆匆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他望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只坐这么一小会儿。直到三天后在学校门口,他才告诉了我答案。

原来,孩子刚进城读书,因为农村和城里的生活习惯存在很大的不同,所以很多同学很瞧不起他的孩子。孩子的心里因此出现了阴影。

“其实俺明白,城里人也待俺们如亲兄弟般的好,只是孩子小,暂时还不能理解。”他笑笑说,“俺上次坐您的车看着他向我跑来,然后我就告诉他,您和我是顺路的,常免费载着我一起来学校!”

他搓着手,又憨憨地补充道:“别的家长给自己孩子的温暖那么长!”他张开双臂,比画了一段很长的距离,然后又接着说,“俺不中用,俺只能给他这么点的暖!”说完,他用手指比画了一个大约一寸的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