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才被归化一年躺赚4300万的他没机会出场现在想要回巴西

原标题:32岁才被归化,一年躺赚4300万的他,没机会出场现在想要回巴西

2014年1月13日当25岁的阿洛伊西奥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时,他或许完全不会想到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怎样奇幻之旅,如今他已来到中国七年,他从鲁能第一射手到如今每年躺赚4300万人民币的边缘中国国脚,这期间经历又是怎样的魔幻现实。

2006年6月19日,刚满18岁的阿洛伊西奥与巴西国内的豪强球队格雷米奥签订了人生中第一份职业合同,他梦想着能像小罗一样从格雷米奥到欧洲之巅,19岁他迎来了第一次留洋的机会,可他的起点却是瑞士的二级联赛球队基亚索。

20出头的年纪,当很多巴西天才们已经开始去征服世界,阿洛伊西奥却难有属于自己的机会,他不是巴西流行的技术出色的灵巧型前锋,而是一身肌肉的抢点型中锋,但他的身高只有176公分,他不是那种体格壮硕的高中锋,以至于在比赛里教练对他的定位很模糊,他最强的是体格,但在与后卫的抢点对抗中又占不到多少优势,他最拿手的进攻方式是抢点得球稍作调整一脚爆射,风格有点像当年的球形闪电埃尔顿,但他没有埃尔顿的速度。

2012年24岁的他终于迎来了加盟圣保罗的机会,但此时的圣保罗早已没有了当年问鼎南美的气势,甚至若不是阿洛伊西奥在那个帽子戏法,球队很可能落入降级的深渊。

2013年他还是没有得到前往欧洲的机会,在圣保罗他为球队出场了33次打进11球,这样的数据确实也很难打动欧洲买家,他已经25岁了,前往欧洲的大门正在关闭,如果就这样他概率会在巴西国内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至于巴西国家队他连门在哪里都找不到。

此时来自遥远的中国,山东鲁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和人民币,他自己说“这份报价无法拒绝。”2014年阿洛伊西奥来到山东,在鲁能阿洛都不是球队的核心进攻点,来自于俄超的同胞勒夫才是鲁能的第一选择,勒夫离开本以为阿洛伊西奥将迎来自己的巅峰,可另一位巴西人塔尔德利抢了他的位置,甚至在亚冠报名名额上他都没得到机会。

2015赛季的阿洛伊西奥是球队的第四外援,不过在中超赛场他所向披靡,28次出场22个进球8次助攻拿下中超金靴,没有亚冠中超是他唯一展示自己的机会。他的绰号是野牛,暴力射门与怒踹角球杆的庆祝动作成了他的标志。

2015年的足协杯半决赛尽管山东输给了江苏,但阿洛打进了他在鲁能的第35个进球从而超过了安塔尔成为队史第一外援射手,进球数第一的外援、中超赛季最佳射手这样的履历还是没有打动鲁能教练组。

2016年26岁的他来到了河北华夏幸福,彼时的河北队是一支比山东更有野心的球队,阿根廷国家拉维奇、科特迪瓦国脚热尔维尼奥、喀麦隆国脚姆比亚,土耳其国脚居吕姆一个个外援履历耀眼,赛季中期他们撤掉了李铁,前曼城主帅佩莱格里尼上任,在这里野牛成为了球队的箭头人物。两个赛季37次出场20个进球,他依然踢得兢兢业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个可以抗住任何对手,横冲直撞的野牛越来越胖,伤病越来越多,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野牛似乎巅峰已过。

两个赛季后他加盟了中甲梅州铁汉,更合理的剧本是他在中甲拿着高薪然后做着自己能做的事,作为老将他可能会成为队长,指点下队内的年轻球员,同时尽可能多得分,在梅州他和穆里奇成为了球队灵魂,他依然保持着赛季10球左右的进球效率,一晃他32岁了。

他说他依然没学好汉语,但他会对着队友大喊“拉开”、“传球”,当比赛中双方球员发生肢体冲突,他会过来当和事佬,尽管一身如牛一般的肌肉,但他却没有如牛一般的脾气。他的身上只有一个纹身,在他的左臂上刻着一句西班牙语“谢谢我的母亲”。

在梅州的两年,如果没有中国足坛的新举动,或许他就将回到巴西,去圣保罗或者其他球队,踢两年然后正式挂靴。但现实的剧本是,年过而立、次级联赛、巅峰已过的他居然被中超霸主广州恒大看中,这一切只因为——归化政策来了。

中超的金元时代俱乐部换外援的速度比他们进球的速度更快,这让能够效力中国联赛满5年的外援少之又少,2019年放眼整个中国足球版图,能找到的只有两人,艾克森与阿洛伊西奥。2019年夏天,广州恒大与他签下了一份为期三年半的合同。

在恒大的一众外援中野牛自然得不到机会,恒大看中的是他的归化身份,当时球队致力于打造全华班计划,归化也是这个计划的重要一环,2019年因为归化尚未完成,他又被球队租借回梅州。

2020年他有了一个新名字——洛国富,他的百科资料变成了巴西裔中国人。来到中国七年这一次他又将面临新的起点,当他要离开梅州铁汉,作为球队队长他在INS上发表了一篇感言他说“是时候说再见了,自从我在俱乐部的第一天以来,我就受到大家很好的照顾,他永远忘不了在这里经历的一切,并将永远感激不尽,2020年我将出发迎接新的挑战,这次是广州恒大,这将是我在中国的第七个赛季,这个国家以最好的方式欢迎我,尽管远离巴西但我已经感觉到了家的温暖。”

在他发布的图片中他双手合十,向所有热爱他的球迷致意,这是他想说给世界上所有人的内心感受,顶着“国富”这样一个接地气的名字,32岁一切都是崭新的,除了年纪,他的状态其实已经无法保证在恒大稳定的出场时间,他从“野牛”被人们调侃为“肥牛”,2020赛季在联赛里他只为恒大出场了5次4次还是替补,累计只有104分钟,没有进球没有助攻,唯一的数据只有一张红牌,这是他在中国联赛里吃到的第一张红牌。

2020年5月他第一次出现在了中国国家队的大名单里,他成为了艾克森、李可后第三位归化国脚,他说:“我很荣幸第一次参加国家队的训练课,如果我踏上中国土地至今每一天所发生的一样,我受到了所有人的热情招待,我会将这份爱与信任转化为动力,为国家奉献我全部的力量。”

作为32岁的新人随着费南多、阿兰等更多归化球员能够代表国足参赛,他的年纪与伤病劣势被放大,他的归化从一开始就是“赶鸭子上架”,随着越来越多新鲜血液融入,洛国富终将成为归化路上一枚失败的棋子,这样的失败不怪他,只是时机不合适,作为恒大归化大军的一员,他在俱乐部每年能领到的薪水高达4300万人民币,如果三年半的合同能够完全执行他的薪资将超过1.2亿,这对于很多没有太多天赋的巴西球员而言无疑算是巨大的成功,他可以让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好。

2021年随着40强赛剩余比赛临近,李铁的23人名单已经确定不会看到洛国富的身影,如果多年后盘点这年这一波归化潮,洛国富显然会被归类到“失败”一边,但他的职业素养与职业精神无可挑剔,最新的消息是他愿意放弃自己的高薪回到圣保罗踢球,对于洛国富而言这颇有些魔幻现实主义,是“落叶归根”还是“国脚留洋”而他的根是在中国还是巴西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