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罗伯特·爱德华兹

英国生理学家、剑桥大学教授罗伯特·爱德华兹(Robert G. Edwards)被誉为“试管婴儿之父”。1978年,他借助体外受精技术(IVF,又称试管受精技术)帮助一对9年无法受孕的夫妇生下了女儿露薏丝·布朗(Louise Brown)全球第一个试管婴儿。

2010年,85岁的罗伯特因在人类试管授精疗法上做出的卓越贡献,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离他开始研究人体受精技术已超过50年。这时的罗伯特患有痴呆症,病重的他已不能接听诺贝尔评审委员会告知其获奖的电话,也体会不到获奖的意义。因为诺贝尔奖一向有不给已逝科学家颁奖的惯例,早在1988年逝世的同事帕特里克没能同罗伯特一起分享荣誉。

罗伯特·爱德华兹1925年9月27日出生于英国约克郡一个工人阶级家庭,从曼彻斯特中学毕业后,他加入英国军队参与了二战。1948年,罗伯特从威尔士大学农业和动物学专业毕业,并于1955年从爱丁堡大学获动物基因博士学位,论文内容为小鼠胚胎的发育。1963年,罗伯特开始在英国剑桥大学供职。

罗伯特·爱德华兹自上世纪50年代起着手研究人体生育进程。当时,他在爱丁堡大学读博,正在研究老鼠胚胎以及如何用荷尔蒙制剂引诱未成熟小鼠排卵的他,第一次有了人类体外受精的想法。1958年,罗伯特受邀成为英国国立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并开始收集从外科手术中取出的卵巢组织,设想从中采集未成熟的卵细胞,将它们在试管中培育成熟后受精,再植入子宫。

“与我洽谈此事的一些妇科医生认为这事是荒谬的。”2003年,罗伯特·爱德华兹在接受《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采访时说,但最终,曾为其夫人露丝·爱德华兹(Ruth Edwards)接生过两个女儿的医生莫利·罗斯(Molly Rose)同意偶尔为他提供卵巢组织。在接下来的几年,罗伯特成功实现了让卵子在试管内成熟时间达25个小时的目标。

1968年,罗伯特·爱德华兹找到临床医生帕特里克·斯特普托(Patrick Steptoe)来帮忙,帕特里克将罗伯特体外受精技术从试验发展为实用临床医学。两人当时在曼彻斯特颇为偏僻的奥尔德姆总医院(Oldham General Hospital)搭了个实验室,开始了隐居似的研究工作。“我们仔细讨论了研究中的细节、安全以及伦理问题,同意平等合作,仔细从事我们的工作。如果患者或儿童出现任何危险,则停止工作,但我们不会因模糊不清的宗教或政治原因而停止。” 罗伯特曾说。

罗伯特与帕特里克在研究时遇到的第一个障碍,是如何让卵子在人体外成功受精,这项研究让罗伯特失败了无数次。这时,罗伯特的同事、生殖生物学家巴里·巴维斯特(Barry Bavister)已在隔壁实验室找到使仓鼠卵子成功受精的方法,这给了罗伯特灵感。有一天,罗伯特跟巴里说,何不将仓鼠受精的方法运用在人体卵子受精上?这种方法最后竟然成功了。

罗伯特成功的消息传开后,惹来不少同行的敌意。1971年,罗伯特向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申请研究资助被拒绝了,委员会给出的理由是,体外受精技术应首先在灵长类动物中做谨慎测试,而不能跳过这一环直接拿人体来做实验。他们拒绝的原因也和罗伯特本人的个性有关,他们并不欣赏罗伯特“喜欢在报刊、电视等媒体上出风头的样子”。找不到赞助的罗伯特与帕特里克又一次陷入困境,但许多无法生育的夫妇给他们写的“恳求”信成为他们继续研究的动力。两人后来从一家私人捐赠基金会那寻得了赞助。

1972年,罗伯特开始胚胎移植研究。如何让受精成功的卵子在细胞培养皿中成长为胚胎,并最终将其移入子宫,是罗伯特接下来要处理的问题。让人沮丧的是,许多胚胎并未如预期般成长,有些活不长,有些即使被移入子宫也未让参与试验的女性成功怀孕。罗伯特先后试验一百多次均告失败。当时,有一位女性在胚胎移植后成功怀孕,却被检测为宫外孕,也就是说,胚胎没在子宫而是在输卵管上成长开来。“大多数稍具理性的科学家在遭受如此多打击后,可能就此放弃了。”巴里说,“但他们还是选择继续走下去。”

罗伯特后来总结了这些女性无法成功受孕的原因。他说他们当初在参与试验的女性身上使用了敦促其排卵的荷尔蒙药物,这种药物很可能使女性子宫越加不适合怀孕。1977年,罗伯特放弃了使用药物的方法,转而选择等待参与试验的女性正常排卵,莱斯利·布朗(Lesley Brown)就是当时最后一名试验者。1977年11月,罗伯特将一个仅有8个细胞的胚胎植入了莱斯利体内。

1978年7月25日,莱斯利即将分娩,闻风而来的一百多位记者将奥尔德姆总医院围得水泄不通。为引开记者视线,罗伯特不得不在当天下午选择离开医院。当晚,罗伯特与帕特里克悄悄从医院后门进入医院,用剖宫产的方式为莱斯利进行了接生。“是帕特里克决定做剖宫产的。他们也担心婴儿不正常,所以不希望记者围在产房内。”巴里说,如果婴儿当时真的不正常,那罗伯特和帕特里克的试管婴儿计划就线公斤的露薏丝·布朗出生了,世界首例试管婴儿诞生的消息让全世界科学界都震动不已。

1980年,罗伯特与帕特里克在剑桥大学成立了世界首个试管婴儿中心伯恩霍尔生殖医学中心(Bourn Hall Clinic),罗伯特在此担任研究主任多年,并同时担任生殖医学领域多个有影响力刊物的主编。巴里说,罗伯特多年来致力于试管婴儿研究的动力,不在于追逐名利和财富,而是想为深受不孕症困扰的女性提供点帮助,“他一直认为,这是一件值得他去做的有意义的事。”

就像众多科学研究的拓荒者一样,罗伯特与帕特里克一路走来都因体外受精技术而饱受争议。有人认为该项技术违反了伦理道德,有人认为该项技术有可能导致婴儿先天畸形。剑桥大学再生科学教授马丁·约翰逊(Martin Johnson)是罗伯特带的第一个博士研究生,他回忆说,“我们那时(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并不确定罗伯特做的事是否正确,也并不想让自己与这事牵扯太多。”但马丁却又被罗伯特的想法击中,觉得“他鼓舞人心又有远见” 。在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之前,罗伯特始终以大无畏的气度面对外界所有的揣测和质疑。

据独立非营利组织辅助生殖技术监督国际委员会认定,体外受精技术最终使500万婴儿出生,且许多婴儿还是以多胞胎的形式诞生。现年35岁的露薏丝已为,为人母,她的妹妹娜塔莉·布朗也是在接受试管婴儿治疗后出生的。巴里说,罗伯特在获得诺贝尔奖后收到的最特别的礼物,应该是一份在诺贝尔官网上贴出的文字信息,那是一个因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男生送给罗伯特的祝福,他说,“爱德华兹医生,谢谢你给予了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