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动人 以法破法——一名痴迷者的转化过程

原江苏省化工厅高级工程师、痴迷者庞浩练6年来,先后阅读《转》300多遍,并曾携妻女一家三口自费赴新加坡参加面授,与合影,在江苏省练习者中,60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58岁的庞浩以精通法理而著名。他曾担任南京市组织的辅导员、城中片负责人,参与策划组织了练功者围攻江苏省委、省政府,其后又多次参加交流、会功等非法活动。在被送入南京市普法教育学习班后,他仍公开练功、诵经,造成极坏影响。2001年2月,他被送至江苏省方强劳教所依法执行劳动教养2年。

面对这样一个顽固分子,江苏省司法厅劳教局教育科干部三下方强劳教所,以情动人,以法破法,终于使他走出了的阴霾,重获新生。

教育转化的关键是要找到突破口。在与庞浩妻子钱明芳的接触中,江苏省司法厅劳教局教育科的同志发现,钱明芳对庞浩感情特别深厚,并由此想到,庞浩对妻子的感情是否也同样深厚呢?如果是,这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契机。

今年4月10日,教育科唐国防带着钱明芳专程去距南京300公里的方强劳教所探视庞浩。庞浩在看到一脸憔悴、两眼红肿的妻子后显得十分痛苦。钱明芳边哭边和庞浩谈分别3个多月的生活,谈各级领导、亲朋好友,尤其是省劳教局同志对她的关心和照顾。庞浩听后,向坐在身旁的唐国防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第一回合的试探,使教育科同志心里有了底:庞浩重感情,不认死理,有转化的可能。于是形成三条对策:

一是安排钱明芳经常给庞浩写信、打电话,以唤回亲情;二是由唐国防牵头,继续关心庞浩,使之产生信任感;三是安排有经验的干警实行一对一专人承包,加速其转化。

5月上旬,庞浩开始出现转化迹象:几名劳教人员集体抗工、绝食,庞浩主动去做工作。5月11日,庞浩找到管教干警表示要放弃修炼,说总是想到妻子痛苦的神情,心里很难受,觉得修不下去了。5月15日,庞浩写出了保证书和决心书,明确表示放弃修炼。

针对这些情况,江苏省劳教局教育科的同志第二次来到方强劳教所。庞浩态度很好,什么问题都愿意谈,但涉及到认错、悔过、揭批等内容时仍不松口。他坚持认为还是正确的,能写出《转》这本书的肯定是神,讲的法理都能圆融,没有错的地方,因为自己修不下去而骂师父是不道德的。

这次交锋虽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但也让教育科的同志认识到:只有下大力气剖析经文,找出明显的漏洞,才能拿出最致命的武器,促成庞浩的彻底转化。

就在教育科同志精心准备对庞浩进行再次帮助教育时,方强劳教所传来消息:庞浩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了。比如,1·23事件中的刘思颖才12岁,是被他人骗去的,师父法身为什么没能保护她?武汉总站站长徐祥兰,是的钦点大将,为什么也被转化了?教育科的同志得知消息后当即组成小组,于6月5日第三次来到方强劳教所。他们发现,庞浩对是神还是人已经产生了疑问,便决定从这个缺口切入,专门讨论制定了破神方案。

6月7日,小组同志就是神还是人的问题一一发问,庞浩开始还能辩几句,但很快就一脸茫然。他万万没想到,一直被他奉若神明的竟然会出现这么多漏洞。庞浩将脸埋进双掌,陷入痛苦的沉思。最后,他说:不管他是神还是人,反正我已放弃修炼,不会圆满了,但我不会去骂他。

小组同志发现:庞浩最后的精神支柱就是《转》。于是,他们连夜开会,整理出了42点破法方案。

8日,庞浩发现当天的谈话内容是《转》,马上就来了精神,因为他自认为《转》读了300多遍,所有法理他都能圆融。但是小组已准备了充足的问题,如《转》中说佛是不管人事的,但作为主佛的为何偏要插手人事……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庞浩开始招架不住,一声不吭。

后来,小组又留下唐国防和庞浩谈心。唐国防说:我还是认为你是一个走入误区的好人,我仍然要和你做朋友。经过一段推心置腹的谈话后,庞浩终于开口:你唐科长与我素不相识,却几次为了我专程来方强。通过今天一天的谈话,我认识到我真的错了,我愿意认罪、悔过、揭批。

庞浩回去后大哭了一场。随后,他写出了认错书、认罪书、悔过书、决裂书和揭批书。(奚彬 陆文茵)